子佩

匆匆

凉茶、画册、德云社。
操场上、树荫下、抱着相机吃冷面。
还有听相声。
长日无尽,暗夜无边。大西厢、拆西厢,正反唱来都有韵味;竹板书、太平歌词,反复琢磨哼唱,摘下耳机有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梦里有江湖夜雨中飘飘瑶瑶的十年孤灯、有桃李春风下一杯信誓旦旦的烈酒。
一直觉得相声是一种带着江湖气的市井艺术。
crosstalk is life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