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佩

匆匆

一直觉得投胎啊,转世啊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即便还是故人魂魄,当下上演的,也早已不是千百年前的爱恨情仇。所有未来的画卷才悄悄展开,纵使朝花夕难拾,也有来日方长不可知。咳,跑偏了,自己做的本子一个,记录零散心情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