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佩

匆匆

现在我面前摊着一本怪书。
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读莫名其妙的书。
但是不可能,肯定还有下回。
就像街边五块一本无人问津的故事会拼出来的短篇小说合集,翻译版的、内容还全是限制级。
《酸臭之屋》
欧文·威尔逊
是不是它的特点就是描写社会底层人的生活百态,让人鄙夷和想要逃离?
在网上看到一个很喜欢的人在看这本书,于是真的买了回来,台版、还是复刻的,看了内容之后忍不住想他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本书,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在读呢?
看完这本书,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他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