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佩

匆匆

喜欢毛不易,就像喜欢一台老旧的咖啡机

尽管对于当下选秀节目的运作方式和生财之道不敢苟同,但还是看完了十三期的明日之子。
九强之前纠结于他们口中的“比赛重在交友”论背后到底有几分真假,也一度怀疑荧幕背后到底有几分情意掺杂作秀。
自我总结一下,这种感觉可能来源于很久不看选秀节目而产生的陌生感,一直到一些人走后,突然不再自我拉扯。歌好听就是好听,和节目无关、和掌握话语权者的公平与否无关、甚至和创作者的过去未来都无关。

我们总被外界左右。
九零后追捧个人崇拜式的英雄主义,零零后可能更甚。因为崇拜他,所以想要挖出他背后的一切来证明这份崇拜是值得的,我们在意一个明星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妄图左右一些人的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然后有了养成类综艺;我们对他们一次次失望,在一条条肮脏不堪、无法拿上台面的新闻背后推翻自己之前对一个人的所有定义,想要有一个完美的、永远沐浴在阳光下的偶像,然后有了虚拟偶像来迎合。

从来没有人设,都是自己的臆想。
当然这并不是说毛不易完美、透明、一尘不染,我甚至不知道他叫毛不易还是王维家或者其他什么,他可能毫无背景也可能身份成迷,但这都不是重要的事。

重要的是我在人海里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那些软软暖暖的小调,那些听起来像是重感冒的半夜呢喃,那些“走啊走啊混着过”的直白。
像是一首诗,又像是断断续续的呓语。
像早春三月,晨风里可以闻到的一丝寒意。
像搬家收拾行李才发现的,一台老旧的咖啡机。

然后我明白了,何必在意这些东西,我见即我执,享受当下的旋律所带来的悸动就足矣。
与他们的交叉点仅仅停留在一首歌的范围里,产生一些精神上或思想里的共鸣,这才是客观现实。
所以喜欢毛不易就像喜欢一台老旧的咖啡机,当然不会每时每刻在意他的悲喜、不会随时随地想起,但心里总有一份坦然和熟稔,某时某刻听到他的声音会唤起心底的一份共鸣;会期待他的下一首歌,就像期待下一杯不同口味的咖啡;但永远不会考虑哪一天他的歌声永远消失在记忆里。

我听到一首歌。
我看到他站在阳光里。

评论(4)

热度(11)